☎ 柳老师:15527095332

武汉佛系妈妈:不鸡娃,照样把儿子送上哈佛!

发布时间:2021-04-26 人气: 作者:龙门尚学

  

 

  读社区大学的儿子被哈佛录取了! 今年情人节凌晨,何艳芳的儿子刘明承收到了哈佛研究生的OFFER,但此前他读的不过是美国的社区大学。

  

录取邮件(此为在线翻译后版本)

 

  虽说荆楚大地自古便人才济济,可就连全省教育资源最集中的武汉,每年能进入哈佛的学生也不过凤毛麟角。 从社区大学的“专科生”到世界顶尖名校哈佛的研究生,如此惊人转变的背后除了刘明承自己的付出与努力,还有从小到大在教育儿子的过程中,这位武汉妈妈始终坚持“该管的管,不该管的不管!”

  

 

  

小初:儿子说得对,听儿子的!读社区大学的就是学渣吗?其实刘明承在中国一直都是妥妥的学霸!无论是在武汉育二这样的省示范小学,还是在外初这样的“四大名初”,刘明承都是家长和老师口中那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——小小年纪就有着超越同龄人的自律、理智。很小的时候家里来客人,不管玩的多开心,只要第二天有课,刘明承晚上10点一定主动上床睡觉。儿子如此,何艳芳心满意足,不过分插手儿子的学习。“我们觉得他这样已经很OK了。在班上名次靠前,我们不要求他一定要追求第一,正常时间能很有效率地完成学习任务,我们也就没有对他的空闲时间做要求。”都说每一个成功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家长,但在老师和周围人眼中,何艳芳属于“永远只在作业本上有一个签名”的明星家长,原本应该由父母发起的与子女的双向成就关系,在她这里变成了儿子刘明承单方面带她“躺赢”。“人生赢家”的滋味,因为儿子,20多年前何艳芳就体验过。家长之间会比较孩子的成绩,孩子之间同样会比较家长的教育方式。“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”在中国父母身上往往体现在对成绩的严格要求上,尤其是在育二和外初这样竞争激烈的学校,给孩子报课外班是传统、鞭策孩子拿第一是常态,何艳芳的“佛系”和其他家长相比显得与众不同。 看着周围同学和朋友的父母争相给他们报各种补习班、软硬兼施要求他们拿第一,本就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刘明承心里格外不是滋味:别人家的父母都严格要求自己的孩子,为什么我的妈妈好像不太管自己? 不满意何艳芳的教育方式,于是,尚在读小学的刘明承跑到书店,买了本儿童教育书籍送给何艳芳,暗示她做父母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,想让她学着做一个“合格”的父母。 面对儿子的误解,何艳芳心里格外不是滋味。 小学开始,就有同学的妈妈单独找刘明承聊天,了解自己家孩子的情况,六年级他还被老师邀请一起去同学家做家访,帮助解决同学的问题。 在外人看来最让人省心的儿子,何艳芳反而花了更多的心思,因为超越年龄的理智与自律,照搬寻常的教育方式,在他身上很难有积极的效果。“我只能从朋友的角度和他亲近,在旁边默默地观察他的处事方式,通过谈话了解他的想法,平等地对待他的一切决定。遇到观点相左的时候,我要调理清晰地表达我的想法,否则他就当我说的是‘屁’,放过就没了。这种有距离感的陪伴一度让儿子误会我不管他,所以尺度真的不好把握!” 有一次刘明承在学校和小伙伴起了冲突,他是公认的好好先生,不仅“逗比”,还是“妇女之友”,冲突却到了公开的程度,何艳芳觉得问题可能有点严重,于是问他需不需要家长出面“管一管”,结果被他拒绝了。 “他认为我出面他很没有面子,我一次出面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,他才是最终解决问题的人,所以他要自己想办法。”看着眼前这个脸庞稚嫩的小孩,能将问题本质头头是道地分析出来,这次何艳芳也决定“不管”,交给他自己解决。 既然在学习方面自律、有规划,在为人方面有自己的一套处世哲学,何艳芳选择尊重、信任儿子,因为她知道,如果她以父母的身份自居,企图掌控他,肯定会适得其反,对于“有为”的孩子,父母任何过分的干预都显得多余,这时候的“无为”才是最好的“作为”。

 

  

留学:该出手时就出手 刘明承初中读的武汉外国语学校,每年有很多孩子从进校开始就准备出国事项,老师还经常会请毕业生回学校分享留学经历,留学氛围浓厚。何艳芳也想要送刘明承去读美高、美本,让他体验国外丰富多姿的教育和生活,可刘明承却兴趣不大。 于是她亲自带刘明承去美国看看走走,了解美国的学校,但旅行的结果是,孩子不反对也没有明确表示很想去,最后促使孩子决定高中出国的原因是一次日本交流经历。在武汉市政府的支持下,外校和日本友好城市大分建立了学生交流项目,从每届初二的日语班学生中选拔3名,参加由两个城市的市长签署的为期一个月的公费交流项目,刘明承以第一名的成绩被选上。

 

  

刘明承赴日本交流

 

  日本对考试的重视程度和我们接近,但是学校教育比中国丰富很多,一个月的交流学习,刘明承对不同的教育有了比较和新的认知,这个经历让他正式决定去美国读高中。 既然决定去读美高,就面临申请学校的问题。美国高中申请是开放的,要选学校,递材料,面试等等,孩子没有精力做,都需要家长帮忙。 “怎么选学校是首要问题,可能很多家长更关注名校之类的,我的答案是安全第一。孩子去美国读高中,年龄才15~16岁,安全是首位。美国是一个教育体制多元化的国家,每个学校都有不同的特色,比较标准很复杂,加上距离的原因很难有根本的了解,无从判断好坏,也就不好选择了。而且每个州有接收国际学生资格的学校不多,能够申请到国际学生的学校应该还可以,所以我认为还是安全第一。” 最后他们选中了有110多年历史的寄宿制教会高中“蒙特爱丽丝山学院”。 为了不给自己初中生涯留下缺憾,刘明承参加了中考,由于非常想体验和不同的学霸PK的感觉,他努力考上了外高并在读了一学期。 2015年1月,刘明承独自飞往美国波兹曼市,正式开启了留学生活。 入学的第一周除了测试、分班,课业不多,学校还组织每周五滑雪,去了食品银行当义工给需要帮助的人分发食品,老师带队去泡温泉,晚上在体育馆不定期举办各种不同主题的活动。 从小习惯了国内快节奏的学习生活,到了国外,一开始刘明承很不适应,觉得美国节奏太慢这样会耽误自己,加上时差的折磨、语言的困难,总之各种烦躁,经常通过QQ向何艳芳抱怨。 但和孩子的迷茫烦躁不同,何艳芳暗自窃喜。“我希望他的16岁~18岁是丰富精彩的,而不是只有考试。十六岁正是孩子心智成长的重要阶段,多方位立体的学习和生活可以丰富他们的思考角度,从而影响他们对事情的判断和处理,从而真正成长。”这是每个留学生都会经历的过渡期,她知道说教的方式无法让孩子完全接受眼前的变化,只能做一个耐心的倾听者。 第二周后,学习逐渐紧张起来。由于初中学的是日语,语言成了刘明承最大的障碍,他需要先翻译内容,再用中文解答,最后用英语书写,作业量是美国同学的3倍。那些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单词:细胞、遗传、基因,还有不知所云的历史故事以及人物,加上五花八门的作业形式,把刘明承搞得晕头转向。由于心疼儿子,何艳芳建议他先全力把语言关过了,暂时牺牲一下第一学期的成绩。 可是,接下来刘明承表现出来他一贯的韧劲。一年时间,他用近乎“自虐的方式”换来GPA4.0,托福也从刚开始的40多分考到104分。 除了学习,美高还要考察学生的社会服务项目。 何艳芳曾经和美国国际教育基金会有过接触,出国前,她带着刘明承去了湖北农村,希望帮农村学校建立一个网络教室,每周开一节外教英语课,上课的外教则让刘明承去美国找义工。

  

出国前去湖北蕲春某中学沟通

 

  到了美国后,在美高校长的安排下,刘明承参加了一次教务会议,会上他向老师介绍中国的情况,说服老师为这个项目做义工。但一周的等待后,学校答复说暂时没有老师可以安排时间承诺做义工,这对他打击很大。 这时候何艳芳觉得还是要适当出手,于是她开始联系美国的各路朋友,让儿子通过交谈了解如何跟美国人打交道,如何找到对中国感兴趣的人群去宣传自己的项目,但联系义工的工作还是由刘明承自己负责。在写了无数封邮件、打了很多无数通电话,刘明承甚至用蓄胡须的方式来祈求好运之后,整整2个月,终于有一个大学教授同意加入义工行列。

  

刘明承联系老师的邮件

 

  2015年3月底,一个周四的清晨,中国农村的孩子通过互联网和万里之外的美国老师见面。孩子们很期待、很兴奋,都非常认真地听美国老师的发音,积极参与对话,并主动问一些想知道的新鲜事情,课堂气氛很热烈。 后来,这个项目获得了学校有史以来中国学生的最高分,并载入校史。

转折:从“全垮”到哈佛研究生在美高的2年半里,除了半年的适应期,留给刘明承申请本科的时间只有2年,期间他要修GPA、美高体育和社会服务的学分,还要完成大学申请的所有材料准备,准备托福和SAT考试的时间只有一年。 时间紧、任务重,再加上刘明承申请的都是难度很高的美国名校,于是在申请大学本科的时候,刘明承经历了学业上最承重的一次打击——全垮! 这样的一个结果,对一直很骄傲的刘明承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。那段时间,全家都处于低气压中。 可生活还是要继续。看着情绪低落的儿子,何艳芳四处打听、找人参考,综合选出几所社区大学,和儿子一起分析美国东西部教育体系的利弊。最后,刘明承选择了东边的威廉玛丽社区大学。 进入大学后,从小到大都不允许自己“躺平”的刘明承,再一次发挥出自己的韧劲,积极联系老师和教务处,分析转入主校区所需要的各种条件。 为了在毕业之前考过注册会计师,学会计的他选修了数据科学来获得学分,选课时他比其他同学多选了差不多10分的课,连老师都吓了一跳觉得他“太疯狂”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的GPA达到了3.97。 最后,他提前一年转到了主校区。

 

  

刘明承拿到威廉玛丽学院毕业证

 

  2020年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,全球陷入暂停。 一方面,从小生长的那个城市正遭受着痛苦,虽然远在国外,但刘明承在美国帮忙做捐赠、购买口罩,身体力行地为抗疫做贡献。 另一方面,大乱之下,面对不太乐观的就业环境,刘明承决定继续安心读书,开始准备研究生申请。 虽然是跨专业申请数据科学的研究生,但作为疫情最早波及到的人群之一,他曾亲身参与到抗疫的过程中,在他的申请信中,提到的关于疫情研究的数学模型和应用有很大的说服力,加上交叉学科的背景以及出色的成绩,最终他成功拿到哈佛的OFFER。

孩子与父母:两个不同的轨迹教育圈从来都是竞争激烈的,但在当下因为焦虑,家长多了些盲目,容易分不清自己的生活和孩子的生活。因为惶恐在这场军备竞赛中落于人后,于是,你家报了奥赛班,我家就要报雅思托福,你上了省重点,我就要上省示范,不顾孩子的个体差异,以为把孩子牢牢掌控就能获得成功。何艳芳却始终认为,家长和孩子是两个独立的个体,有着不同的轨迹,代入感太强的家长,其实自己也不见得很优秀,不能自觉是家长就认为对孩子的所有干预都是应该的,所有家长都要有这样的一个基本心态。如果当父母的“管与不管”是一种取舍,那么“什么时候管,什么时候不管?”就是一种智慧,或许家长可以从何艳芳对儿子“尊重他、信任他、陪伴他”的教育理念中得到一些答案。​
返回列表
免费试听
咨询电话
短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