☎ 柳老师:15527095332

鸿门宴的座位安排用意及座位分析

发布时间:2021-05-20 人气: 作者:龙门尚学

南沛公,北亚父,东张良,西项王、项伯。门在东边,项羽在西边——离入口最远的中央,是最尊贵的中央,这是中国座次文明一条牢不可破的真理,而依照中国的修建制度,房门(室)的开位在东方,所以,古人有“东向为尊”的说法。

鸿门宴上的座位布置

在鸿门宴中,项羽是主,刘邦是客,你本人不敬主人也还罢了,竟然还把你的马仔们都凌驾在主人之上。何况即便不管主宾关系,范增只是项羽身边的谋士,刘邦的确独立一方的老大,论理也应该将好的座位让与刘邦而不是范增。所以,这是一个不合礼法的宴席,表面上吃饭饮酒,背后里却暗流涌动。司马迁描写鸿门宴,对座次大写特写,光从座次的布置上,就把这种一触即发的气氛淋漓尽致地描绘了出来。项羽不读书的抽象,此宴相对记有一功。

鸿门宴的座位剖析

按现代礼仪,帝王与臣下绝对时,帝王面南,臣下面北;宾主之间绝对时,则为宾东向,主西向;长幼之间绝对时,长者东向,幼者西向。宾主之间宴席的四面座位,以东向最尊,次为南向,再次为北向,西向为侍坐。鸿门宴上,项王、项伯东向座,亚父南向座,沛公北向座,张良西向座。项王、项伯是首席,范增是第二位,再次是刘邦,张良则为侍坐。

宴设于项羽军中帐内,刘邦为宾,从座位布置上即可看出,项羽旁若无人,自命不凡,而力气的悬殊,刘邦的处境已令人忧心。再看项羽集团内部,谋士范增在项羽心中的位置,尚不及告密的项伯,君臣隔膜,事不可谋已初露端倪。

在室内礼节性的座次,最尊的座位是:在西墙前铺席,坐在席上面向东,即所谓东向坐。其次是在北墙前铺张席,面向南而坐。再其次是南墙前席上面向北而坐。最卑的地位是东边面朝西的席位。清代学者凌廷堪在他的礼学名著《礼经释例》就更为确切地提出“室中以东向为尊”的说法。由此可以看出,鸿门宴座次的方式,就属于这种室内礼节活动的方式。项羽、项伯朝东而坐,最尊(项伯是项羽的叔父,项羽不能让叔父坐在低于本人的地位上);范增朝南而坐,仅次于项氏叔侄的地位;刘邦朝北而坐,又卑于范增;张良面朝西的地位,是在场人中最卑的了。

返回列表


相关文章 / Related Article

免费试听
咨询电话
短信